滴滴上市静悄悄:程维收获44亿美元身家 打车难仍是问题

发布时间 2021-07-02 14:22:23 浏览量 373

这与它在募资时受到的热捧形成了明显反差。滴滴于6月25日更新招股书确定募资规模及定价区间,仅3天后,它就获得了10倍超额认购,获得超过400亿美元订单,提前完成40亿美元募资目标,结束招股。


滴滴最终发行规模达到3.17亿股ADS,比原计划的2.88亿股多出10%,发行价也定在定价区间上限,为14美元。


从6月11日公开递交招股书到昨晚最终挂牌纽交所,滴滴只用了20天,是近半年来互联网公司密集上市潮中速度最快的一家。


昨晚,在经过了近4个小时激烈竞价后,滴滴开盘价报18美元,涨幅超28%,但此后股价一路下行,收盘报14.2美元,微涨1.43%,总市值约682亿美元。作为对比,Uber当前市值约941亿美元。


截至发稿,程维未在任何公开场合发表关于上市的言论,他的新浪微博早已清空。有消息称,程维在昨晚向全体员工发送了一封短讯,感谢员工、司机和乘客。


国内增长或现瓶颈 未来将加大海外投入


滴滴或许是中国新一代互联网公司中成长最为坎坷的一家。它成立至今已有9年,经过了几次惨烈的“大战”,在主营业务网约车取得绝对领先的市场地位,但仍不断有新入局者。身处在一个竞争从未间断过的市场,滴滴也曾因安全问题而陷入停滞。


滴滴是TMD三家中股东结构最复杂的一家,近百家的投资机构拥挤在它身后。上市之前,它一共完成了23轮融资,募资总额超过227亿美元。在它的身后,几乎涵盖了中外所有知名的风险投资机构及腾讯、阿里巴巴、苹果等顶尖科技公司。


由于多轮融资,程维作为这艘“出行航空母舰”的掌舵者,其持股权比例在IPO之前已降至2.9%。据凤凰网科技 (微信搜:ifengtech) 报道,6月,滴滴为管理层突击增发了总计6671.11万股股票激励,程维获得了其中约七成的股票激励,这帮助程维增加了约4.2%的股权,以发行价计价值170亿元。


IPO后,程维、柳青及朱士景三人合计持股9.8%,投票权超过50%。其中程维持股6.5%,以今日早间美股收盘价计算,程维身家约合44亿美元。


滴滴也是TMD三家企业中距离盈利最远的一家。


过去三年,滴滴的规模不断扩大,近三年总营收分别为1353 亿元、1548 亿元和1417 亿元。去年由于疫情影响,其全年营收出现8.4%的下滑。今年Q1滴滴的营收达到422亿元,是去年同期的两倍有余。


它仍然处于亏损状态 ,2018年至2020年,滴滴每年分别净亏150亿元、97亿元及106亿元。


滴滴最核心收入来源是中国出行市场,包括网约车、出租车、代驾及顺风车等业务。过去三年,中国出行业务占其总营收比重始终在94%以上,其中网约车收入贡献收入超过97%。


在滴滴已经占据国内网约车市场超过八成份额的情况下,其网约车收入增长缓慢,盈利微薄。该业务直到2019年才实现息税摊销前利润为正,过去3年经调整后净利润率分别为-0.2%、2.5%和 3.1%。


相比之下,滴滴的老对手 Uber盈利能力更胜一筹。 过去3年,Uber打车业务的经调整后利润率分别为17%、19%、19%,几乎是滴滴的6倍有余。


滴滴和Uber盈利能力的差别或可归因于国内市场与海外市场打车价格水平的差异。2018年,程维在接受吴晓波《十年二十人》采访中曾表示,“中国的房子、服装、酒店、吃饭(价格)都(和国际)接轨的,但中国的出行,相对是最低的”。


一些分析认为滴滴目前仍与Uber有明显差距。营收数据上滴滴似乎更加领先,其实这是由于二者计算方式不同导致的,滴滴将司机收入一并算作营收,而Uber并未计入。


根据滴滴招股书披露数据,滴滴每笔订单超过七成左右的收入需支付给司机,滴滴收入成本一直占营收的80%以上。


此外,滴滴目前仍高度依赖于打车收入,Uber外卖业务已经成为其另一支柱营收,去年疫情影响下Uber外卖业务营收甚至超过了打车业务。Uber CEO科斯罗萨西对外称,他们在内部再造了一个Uber。


国内市场不断涌现的竞争者令滴滴无法完全放弃补贴措施。一些依靠国资背景的地方打车平台在合规性上较滴滴更有优势,例如背靠汽车主机厂的T3出行,它同样获得了阿里巴巴及腾讯的投资。面对新的入局者和新的玩法,滴滴的应对措施仍是补贴。去年,滴滴推出了单价更低的花小猪打车刺激市场,加大对乘客补贴幅度。


国际市场是滴滴瞄准的新发力点。过去数年滴滴一直受困于国内激烈的竞争环境,但直至2018年才开始向海外扩张。过去3年,滴滴在国际市场获得的收入一直微乎其微,去年国际业务贡献收入23亿元,占总营收比重不足2%。


此次IPO的募资额中,滴滴计划将30%的募资金额用于扩大国际市场业务,是所有业务中投资额最大的,以其最终至少44亿美元的募资规模计算,滴滴用于国际市场的投入将达到13亿美元。


目前,滴滴已经进入到除中国外的14个国家及地区,最重要的市场是拉丁美洲及墨西哥。但在消费频次更高、单价更贵的北美及欧洲市场,滴滴尚未有更进一步动作。上半年有市场消息称滴滴计划进入英国、法国和德国等欧洲市场,但目前未有更新进展。此前,滴滴落地了俄罗斯部分城市。


至于北美市场,或许是由于Uber仍然是滴滴第二大外部股东,滴滴尚未进入该市场。它在早些年投资了Uber的竞争对手Lyft。


上市前密集拆分新业务 实现今年Q1盈利


滴滴旗下业务庞杂,除了其主营的网约车、出租车、顺风车等出行业务外,它还布局了金融、车后服务、自动驾驶、货运等新业务。这些业务大多处于起步阶段,对整体营收贡献微弱。上市前,滴滴将部分业务拿出进行单独融资。


这些新业务曾被视为滴滴抬升估值的重要砝码,但滴滴最终选择在上市前将其一一拆分,包括橙心优选、青桔单车、滴滴自动驾驶及滴滴货运,其中橙心优选和滴滴货运去年才正式对外推出。


滴滴在招股书中披露,橙心优选、青桔单车、滴滴自动驾驶及滴滴货运最新一轮估值分别为18亿美元、19美元、34亿美元及28亿美元。除橙心优选滴滴持股比例仅为32.8%之外,滴滴仍持有其余三项业务的大部分股权。2021年3月之后,滴滴已不再将橙心优选与上市公司并表。


这些独立融资的项目为滴滴实现2021年Q1的盈利提供了可能。2021年Q1,滴滴终于在账面上收获了55亿元的净利润,但其中,单是投资收益就为滴滴提供了124亿元的收入,拆分橙心优选为其带来了91亿元的未实现收益,其余股权融资获得了33亿元收益。


非公认会计准则下,滴滴2021年Q1经调整后EBITA为亏损55亿元。一些市场分析认为,这种做法会令滴滴IPO前的数据更好看,它在过去8年从未实现盈利。


b9ea2e363b1a17f.jpg


滴滴自动驾驶被外界视为滴滴最具前景的业务,它的负责人是滴滴联合创始人兼CTO张博,一手主导了滴滴出租车、快车、专车等多条业务线的产品演进。他此前曾在百度任职。


滴滴自动驾驶目前拥有一个超过500人的团队,它在2019年正式从集团的一个下属部门升级为独立公司,在北京、上海、苏州、美国加州等地获得了路测资格。


外界认为滴滴在Robotaxi的落地场景上具有先天优势,因为它占据着国内绝大部分的网约车市场份额,想象空间更大。但自动驾驶投入甚巨,也引发外界对其真正商业化落地时间的担忧。


滴滴计划在未来10年实现该技术的落地。滴滴自动驾驶部门首席运营官孟醒曾对外表示,到2030年,滴滴计划在其平台上运营100多万辆自动驾驶汽车,也将在滴滴车辆短缺的地区部署自动驾驶出租车。自动驾驶汽车可以帮助滴滴摆脱占约网约车成本七成的司机支出。


不过,程维专门在招股书的公开信中花了不小的篇幅表达他们对司机的承诺,“我们的平台永远需要司机,司机是滴滴的基石”。


“出行航空母舰”的隐忧


反垄断监管是滴滴目前面临的一项挑战。随着监管部门对科技公司反垄断调查的深入,外界认为滴滴过去的几起并购或引发风险。滴滴曾先后于2015年、2016年合并快的打车及Uber中国。


滴滴在招股书中提及,今年先后两次被监管部门约谈。


2021年4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与国内30余家互联网公司召开座谈会,要求参会企业在为期1个月的时间内进行自查反垄断及反不正当竞争行为,滴滴是其中之一。


2021年5月,交通运输部等管理部门对滴滴在内的多个互联网交通平台进行约谈,涉及司机收入及定价问题。滴滴此后两次对“抽成”过高问题进行回应,并详尽公布司机与平台收入分成比例。


网约车合规性问题亦是悬在滴滴头上的一把剑。迄今为止滴滴平台的部分司机在绝大部分一线城市仍会担忧受到交管部门的查处和罚款,滴滴也一直在为这部分罚款兜底。


前几日,广州交管部门披露5月份该市网约车平台及车辆违章情况,查处相关违章案例44宗,其中滴滴涉及违章案件数量最高。


滴滴是目前国内出行领域最具竞争力的公司,过去数年,它不断将触角从打车扩张至整个出行品类,构建起了一个围绕出行的庞大帝国,有证券机构将其形象称为“出行领域的航空母舰”。


程维是这艘“出行航空母舰”的掌舵者。他至今未拥有驾驶证件,在去年滴滴与比亚迪合作生产的D1新车发布会上,他说,“我没有驾驶证,不出意外的话,我可能一辈子都没有驾驶证,但是这并不遗憾,我们的理想就是能够为未来的‘无证青年’提供每天的出行服务”。


程维试图描绘出一个滴滴提供的美好出行未来,但在可预见的当下,受困于运力有限、拥堵的城市交通及各种不定因素,滴滴仍然无法完美解决大城市的打车难题。


就像2011年程维萌生做打车软件的那个下着暴雨的夏夜,10年过去了,就在滴滴上市的当晚,北京又一次突遇暴雨,上班族们走出办公楼的那一刻,依然要面对滴滴出行App上排队超百人的苦恼。

意见反馈 官网微信
微信小程
返回顶部